这个如今已经芳踪难觅的场所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5-18 09:33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年近五旬的范先生从1995年开始,就在郑州长途汽车北站经营售货摊。他的摊位上摆着一部显眼的公用电话。“其实公用电话取消了,这个电话是绑定了我的手机号,说白了其实是我的手机话费”,范先生说,公用电话近些年使用的人越来越少,他就把原来的业务取消了,换成新的业务形式:“谁来打电话一分钟五毛。一天最多打十来个,俺不靠这挣钱。”

“不能说没人用,确实有人用,不过用的人很少。”郑州火车站售票厅内一家商店的老板谢女士说,在她这儿打电话的一般有三种人:第一种是坐火车,手机玩儿没电的或是不小心手机丢了的。第二种是没有手机的老年人,“不过这种情况现在已很少”。谢女士说,最有意思的还是第三种:汇报行踪的。有很多出差在外跑业务的业务员,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向公司老板汇报,说自己到哪儿了,很多公司规定,必须用当地的固定电话汇报,因为固定电话上有区号,不能骗人。

周文磊使用的是网络电话,虽然信号不太清晰,但是成本要低得多,“2008、2009、2010年是最好的时候,一天能打几千分钟,净挣几百块钱。”周文磊说,在公话超市最红火的时候,陈寨村里每隔二三十米就有一家公话超市。从2010年之后,公话超市的经营状况急转直下,都市村庄里的公话超市一家挨一家关门转行。周文磊也把主要业务转成手机维修和缴费开卡,原来的话机只剩下两部,“要不然这两部我也不留,主要是我这个地方时间长了,人家都知道我这儿能打电话,我留着给大家提供个方便”。周文磊说,现在这两部电话加在一起,一天打不了二十分钟电话,“其中还得有十分钟是我打的”。

2003年,冯小刚执导的电影《手机》上映。在电影的一开始,几十个人在邮局排队打电话的场景,再现了公用电话昔日的红火。可时至今日,公用电话早已红火不再。那么现在公用电话的境况怎样?每天有多少人在使用?郑州街头还剩下多少部公用电话?还有多少座ic卡电话亭?

在郑州长途汽车中心站门口,记者也找到了保留有公用电话的几家商店,不过店主表示“使用者很少”。

家住郑州桐柏路的市民周新谟,前几天和一位客户约在一家酒店见面。周新谟挂了电话,就急匆匆地出了门,可等他赶到酒店却发现客户并不在房间里。

售票大厅共四家商店,商店的柜台上都摆放有电话机,但没有公用电话标牌。记者询问其中一家电话是不是公用电话,售货员给出肯定答复。记者又问如何收费,对方称“一分钟8毛”,跟着又解释“火车站的电话比外边贵”。记者在一旁守候了不到半小时,有两人先后拨打。

“他刚出门,你打个电话快让他回来。”楼层服务员对周新谟说,他一摸裤兜,坏了,刚才急着出门,手机忘带了!周新谟先来到酒店一楼总台,但服务员拒绝了他的请求:“内线电话,打不了手机。”周新谟接着请求:“能不能借你的手机用一下?我就说几句话,我给你掏钱。”可得到的回答是:酒店规定员工上班不许带手机。这名服务员指点他:门外的很多烟酒店里都有电话。

他将手机借给对方,对方仿佛得了天大的恩惠一样,连连称谢。事后王跃得知,对方是来郑州打工的,刚到郑州,家里就出了大事儿,他没有手机,也没找到公用电话,问旅客借手机也不给,因为王跃那天穿着制服,对方才向他张了口。

“北站正常情况下,一天客流量六七千人,周末达到一万多,逢年过节更不得了,你想想,一天这么多人,咋可能不出现个别情况?”王跃认为,哪怕一万个旅客里,只有一个人需要,车站就应该备上公用电话。“就好比路边的盲道,可能一年也没有一个盲人从上面走,但作为一个城市不能没有盲道,你要是没有,只能说明你这个城市文明的程度不够。”

郑州联通公司信息导航中心公话业务主管赵汝生告诉记者,ic卡电话亭最早从1997年开始在郑州街头安装,数量最多时是在2003年,全郑州有3000多部ic卡电话亭,“那时候联通公司有专门的部门管理公用电话”,赵汝生说,大概从2008年开始,街头ic卡电话亭开始逐步减少,目前郑州街头的ic卡电话亭只剩下200部左右。拆除的ic卡电话亭部分安装在市区或郊县的学校,其他使用超过使用年限的,均按正常的固定资产报废处理。虽然现在每天还有通话量,但主要都是110、120、119等报警电话,目前基本处于亏损的状态。

在我国的香港、上海等地,公用电话亭则变身为wifi信号源,市民在wifi亭附近50米内均可以接入互联网,实现高速上网。

郑州长途客运北站的党支部书记王跃曾经历过这样一件事。那天中午,王跃在车站巡视时,迎面遇到了一个人,背着两个大麻袋,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农村过来打工的,手里握着一块钱,说话的口气跟求人一样,他说,“我给你一块钱,你让我用你的手机打个电话吧”。虽已时隔半年,王跃回忆起当时仍不时唏嘘。

“公用电话?”一位路边摊贩听到记者询问后一脸的迷茫:“应该有吧?以前这儿有很多,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了。” d.长途汽车北站

“人都有个三灾五急,郑州这么大的城市,难道我连一个公用电话也找不到吗?”遭遇手机时代的通讯难后,周新谟很郁闷。

河南省社科院副院长古建全认为,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手机的普及,公用电话的日益减少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,反映了市场需求对市场供给的调节,是市场经济规律在发挥作用。古建全解释说,市场的需求决定市场的供给,人们的需求减少了,供给就会减少,就像做商家买卖,如果没有人买了,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再卖。

据媒体公开报道,国外很多地方的公用电话都找到了新的生存方式。比如在英国,电信公司将一些电话亭交给公众“收养”,收养的公众在保证电话正常使用的情况下,可以将电话亭改建为其他用途从而盈利。在日本,则有两家商业公司在全国投放了10万部公用电话,通过在公用电话上投放广告来盈利,同时为使用者提供免费通话服务。

周新谟继续一路小跑进了长途汽车总站,车站服务台咨询站工作人员说:公用电话在车站里边,但要打得进站去打,要进站得买车票,没票不能进站。

赵汝生说,有人值守的公用电话,就是我们平常见到的黄色公用电话机,现在很多商店都把公用电话当作固定电话使用,不光对外,商店自己也用它来联系业务,而且因为公用电话的使用时间很长,在一定程度上已成为商店的信誉标志,所以很多黄色公用电话得以保持。

在2007年夏天,19岁的周文磊从老家开封兰考县独自一人来郑州闯荡,最初是给人打工,后来认识了一个老乡,老乡在陈寨开了一家公话超市。他从老乡处了解到:开办一个话吧的流程其实很简单,只需要一间门店,一条网线,一台电脑,一款计费软件和几部电话。“当时我觉得开个话吧那么简单,每天也不少挣钱。”周文磊说干就干,随即就以月租2000元的价格,在郑州北环路的徐寨村租下一间十几平方米的门面房,用木板隔成一个个电话间,摆了八台电话在里面,他的公话超市就此开张了。

“反响很不错”,河南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信息中心电子通信室主任马建民说,这65部多媒体电话的设置,不光给机场旅客提供了方便,甚至有时候机场的员工在应急情况下,也会使用这些多媒体公话,“下一步我们的t2航站楼在建设过程中要继续推广,实现多媒体公用电话对t2航站楼的全覆盖”。

“但公用电话它不是普通的商品,它是城市公共服务产品,提供的是公共服务,满足了人们在应急情况下的通讯需求,是城市功能的重要标志,城市里不能没有公用电话”,古建全说,虽然公话的减少是市场调节的结果,但是公用电话有其特殊的属性,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,政府应该出面主导,提供公用电话服务,完善城市功能。

眼瞅着半个多小时过去了,周新谟摇着头走出车站,最后是一名交通协管员爽快地把电话借给了他。

郑州火车站,被称为中国铁路客运的“心脏”,日均发送旅客4万多人。在人流量这么大的场所,公用电话又有多少呢?

记者发现,这些多媒体电话的确有不少使用者光顾,不过大多数都是浏览网页,打电话者很少。

手机越来越多,公话越来越少,科技飞速发展,旧去新来是必然的趋势。但是,在手机时代,公话真的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吗?那些曾经的公用电话如今到底该“退出江湖”还是该“坚守底线”?它又能否做出些改变呢?

记者从花园路北环路口出发,沿着花园路一路向南找到紫荆山,又沿金水路向二七路方向继续寻找,一直找到二马路汽车站,寻找了一个多小时,穿越了半个郑州城,分别在花园路与纬三路交叉口的西北角和二马路汽车站出站口,各找到一座ic卡电话亭,但都是布满灰尘,少人使用。而沿途经过的众多街边商店,记者都未见到悬挂有公用电话的标牌。

二马路可能是现在市区内公用电话最多的一条街道了。粗略统计,这条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路上,至少十家门店里都有公话。

花园路上一家烟酒店的老板也说,经常有人向他打听,附近哪儿有给电动车充电的地方,那么能不能把街头电话亭变成一个综合服务岗?把快速充电站也集纳进去,居民既可以投币使用公用电话,也可以投币快速充电。

一个令人感叹的现象是,与街头无人值守的ic卡电话亭相比,郑州市目前有人值守的公用电话机数量变化不是太大,现在还保持在3500部左右。

而对于反响很好的多媒体公用电话,郑州联通公司也表示,下一步他们会在郑州的一些医院、地铁站和高铁站进行推广。到那时,重出江湖的公用电话,或将成为郑州的又一道风景。

在我们有些恍惚的记忆中,曾经郑州的公用电话亭是一座接着一座,遍布大街小巷。但在不知不觉中,商店里的公用电话和街边的电话亭似乎真的不见了。那么现在要在郑州街头找到一部公用电话,到底能有多难呢?

古建全认为,随着科技的发展,民众对通讯的需求也越来越高,这种情况下,公用电话也必须适应时代,适应民众更新更高的要求,以一种更新的、功能更高的形式,重新回到郑州街头。

周新谟又一路小跑来到航海路,挨门挨户问路边商店借电话,十几分钟过去了,没有人愿意借给他电话。有商店老板热心指点他,前面不远就是郑州长途汽车总站,车站里有很多公用电话。

说起ic卡电话亭被拆除的主要原因,赵汝生认为,最主要的就是手机的普及和资费的降低,ic卡电话的使用越来越少,此外街头电话亭的人为损坏十分严重,主要是话亭侧板被砸、电话机手柄被破坏。再一个原因,就是郑州市区道路的改扩建。因为没有规划部门的审批,很多道路在扩建后没有预留电话亭位置。

新华网河南频道6月26日讯大河网报道: “牛三斤,牛三斤,你的媳妇儿叫吕桂花,吕桂花让问一问,最近你还回来吗?”

可即便这三种情况加一块,一天也没有多少人用她店里的公用电话。谢女士说,她店内的两部公用电话都是铁通公司的公话业务,她过完年话机里有200元的通话面额。“到现在都小半年了,我刚查了一下,还有140多块”。

记者在紫荆山地铁站内寻找一圈,没有见到公用电话的踪迹。询问地铁工作人员,对方明确告诉记者:站里没有公用电话。对方表示,郑州地铁毕竟开通时间不长,各种服务设施还在不断完善,以后或许会安装公用电话。

新郑国际机场是记者探访的五处地点中,公用电话最多的一处。大厅的一到六号门,每个门口的墙壁上都有三到四部多媒体公用电话。保留有插卡口,可以插入ic卡拨打,还提供三分钟的免费市话拨打服务。不过,这种话机无法投币续话,到了三分钟后就会自动挂断,而且同一话机半小时内不能再拨打同一号码。那么,如果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断了该怎么办?机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换一部电话机就能继续打。”据了解,整个航站楼里共有65部这种多媒体公用电话。

曾经的郑州街头,公话超市,或者叫“话吧”也是随处可见,尤其以学校周边和都市村庄最多。这个如今已经芳踪难觅的场所,承载了很多人的记忆。

二七广场附近的二七路、解放路、正兴街、西大街和人民路的各个路口,记者都没有见到公用电话的踪迹。

记者了解到,新郑国际机场的65部多媒体公用电话虽然是联通公司设置的,但是免费通话的成本则是由一家广告公司来承担,这家广告公司则通过在多媒体屏幕上投放广告来盈利。

街头ic卡电话曾是郑州城市街头的一道风景,这道风景是什么时候开始消失的呢?

市民徐女士说,公用电话亭既然建在路边,就应为大家提供更多的服务。比如,可以在电话亭里配上微电脑,市民可通过它查询公交信息、周边道路、饭店和重要单位等,另外,微电脑的屏幕上也可投放广告,形成新的盈利。